服务热线:400-6787-160
音响网(Audio160.com) > 行业资讯 > 音响信息(专业音响) > 2014年演艺市场回归真正经营者
2014年演艺市场回归真正经营者
更新时间:2014-1-16 9:08:56 编辑:温情 文章来源:音响网 调整文字大小:【
[导读] 2012年15.27亿元,2013年14.42亿元—这是北京演出市场近两年的“进账”。在连续数年保持增长之后,去年北京演出市场票房出现同比为5%的下滑。

2012年15.27亿元,2013年14.42亿元—这是北京演出市场近两年的“进账”。在连续数年保持增长之后,去年北京演出市场票房出现同比为5%的下滑。不过,这个很难称得上漂亮的数字,非但没让演艺界弥漫失落感,反而带来一丝欣慰。从中央“八项规定”出台,到中央五部委联合发出《关于制止豪华铺张、提倡节俭办晚会的通知》,“节俭令”影响下的演艺生态正在发生变化,曾经看似繁荣的演出市场正在挤掉泡沫,消退浮肿。

中央“八项规定”出台,让演艺市场泡沫挤掉

“大堂会”易滋生腐败

“超过万家演出公司倒闭”的消息,去年底开始在业界风传。不过,从有关部门掌握的统计数字来看,这个说法显然太邪乎。根据文化部《2013文化发展统计报告》,截至2012年底,全国共有艺术院团7321个,其中,各级文化部门管理的艺术院团2128个,民间职业院团4550个。“这里的艺术表演团体是指在文化部门领营业性演出许可证的单位,包括企业在内。”文化部相关负责人解释说。

不过,一些曾经靠大晚会捞钱的公司目前难以为继,却是事实。“如果要说谁倒掉,应该都是那些做大晚会的公司。”资深编导、演出活动策划人刘国超直言不讳,“严格说来他们其实都不能称之为公司,公司是要进行投入与产出的经营,要创造利润和价值,他们顶多算是‘搞活动的投机者’,为个别地方政府部门和企业搞一些‘自娱自乐’的项目,对推动演出行业发展没有丝毫促进作用。”

持同样观点的还有北京华唱兄弟公司总经理何京斌,这位在北京演艺市场闯荡了十余年的演出商表示,对于一直在市场里搏击,靠票房盈利的民营文化公司来说,“节俭令”并未带来多大的所谓冲击。另外,刘国超、何京斌都提到,不少“大堂会”“大晚会”不惜代价邀请一些明星出场,如果动用公款来为其高昂的出场费或演出费埋单,就容易造成腐败行为的出现。

“超过万家演出公司倒闭”的消息过于夸张

大编大导“钱途”黯淡

“受‘节俭令’影响最大的是那些大编大导,是那些身价虚高的晚会歌手。他们曾经是大晚会的最大受益者。”有不愿具名的演出商透露说。对此,何京斌也深有感触:“那些所谓的大导演,动辄能接到上千万元投资的庆典晚会,他们挣的不是导演费,而是高昂的制作费,他们有自己的舞美、服装、灯光等御用人马,这里面都存在暴利。”

不少地方大型节庆晚会的一大开支,是演出策划与转播费。这些晚会的主办方往往会邀请一些“大台”的名导来担任总策划、总导演,既能保证演出质量,也能通过其人脉关系安排晚会在电视台播出。“如今,各大电视台都对台内员工进行了严格要求,台里导演们都不敢出来揽活儿了。”一位电视业界人士私下透露说。

受影响较大的还有所谓“晚会歌手”。“他们往往受大晚会、庆典的青睐,这些活动由地方政府埋单,不差钱。他们唱两首歌就有几十万元进腰包,还是税后收益,但在真正的市场环境里根本得不到这个价。”何京斌说。可是现在,许多晚会歌手已经“销声匿迹”。在刘国超看来这是好事:“一方面,歌手们虚高的身价必然降下来;另一方面,所谓‘对口形还音’的晚会假唱现象会杜绝。歌手们以前靠关系,以后得靠自己,要想着怎么提高艺术水平。”

“节俭令”对民营企业影响不算大

把市场还给真正经营者

当一些人抱怨被“节俭令”砸了饭碗的同时,有些演出公司老总却是笑容舒展,因为市场生命线有了更大提升。

节俭令’对那些靠市场、靠观众的演出商来说倒是利好。”刘国超说。他的公司每年春节前都在人民大会堂做北京新春音乐会,票房一直不错,今年也不例外,“只要你做的演出创意好、品质好,就不愁卖票。就像北京新春音乐会,从来不依靠团单,都是老百姓买票,一点一点积累起了品牌效应。”

还有一点让刘国超觉得特别提气,“过去,一些大型舞美公司对我们这样公司的项目不太看得上,10万元、20万元的项目,在他们眼里都不叫活儿。现在不同了,他们的大生意受影响了,对我们的活儿也开始看重了。”另据他透露,北京某演出场馆曾经有个“潜规则”,只要用其场地做项目,就得用其捆绑的舞美公司,否则免谈,“现在他们不再那么牛气了,也明显弱化了这个谈判条件。”

演出场馆的场租“不再疯涨”,这也是刘国超所期待的,“以往每到年底,一些大型演出场馆都很紧俏,租金年年涨。现如今市场泡沫被挤掉了,场馆租金也该回归理性了。”

文化企业在阵痛中转型

“由于政策的调整,之前演出市场不正常发展所导致的泡沫,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被市场所挤压,这必然导致表面上演出市场的阵痛和暂时的冷清。但随着市场由畸形饱和,逐渐过渡到正常的饥饿需求,演出市场就会回归到应有的发展轨道上来。”北京市演出公司负责人张海君的话,是很多人的共识。

其实,伴随“节俭令”出台,不少演出公司已经开始重新定位,另谋出路。去年底,北京华唱兄弟公司将原计划的大型歌舞演出,调整为上演话剧《四世同堂》,没想到市场效果出人意料,近6000张可售票全部售罄。何京斌说:节俭令’出台后,我明确知道依赖包场、团单来保障票房的路子肯定走不通了,所以果断改变了策略。”

不少主要运作新年音乐会的演出公司也开始调整航向。北京某演出公司宣传负责人说,他们公司每年都做新年音乐会,因为有团单生意,所以没怎么为票房发愁,“可去年完全不一样了,票房不好,团单绝迹,我们公司未来将调整方向,做那些实打实靠普通观众买票的项目,比较有保障。”

另外,文艺院团也在积极探索转型之路。中国东方演艺集团摒弃“奢华大歌舞”,主打“成本低调、艺术高调”;常年“漂”在北京、以给大晚会伴舞为生的吉林市歌舞团,其副团长冷明宇也透露,他们正在开辟“新战场”,将给大家一个惊喜。

更多相关: 演艺市场
 网友评论
 编辑推荐